最新日剧《PIPLE:和AI的结婚生活开始了》的叙事,在令人厌恶的父权式凝视和对两性关系的反思式审问之间不断交替。在类似题材已经让人不抱什么大希望的前提下,该剧意外成为本季新剧中出乎意料的一个亮点。
ewhL9IDkWHg66Pnn.jpg
《PIPLE:和AI的结婚生活开始了》海报
人气声优梶裕贵第一次正式担当电视剧主演,他扮演的男主摘木健一是生活在2030年日本京都的一位“社畜”。为人不机敏,工作却是需要不断与人周旋的医药代表。和事业同样失败的是健一的私生活。他暗中仰慕公司里能干的前辈吉野,但在一次失败的约会之后两人的关系也几近破裂。
闲时还担任广播主持人的健一在一次酒醉的直播中,经听众们的怂恿买下了人工智能妻子。就此,故事的前两集围绕着司空见惯的男性对于理想女性身体的单向度意淫而展开:健一所购得的AI妻子PIPLE(威尔逊·绫香扮演)在外表上混合了包括吉野前辈在内的诸多女性的优点。而在性格上,可以不断学习的PIPLE又完全能被塑造成他的老公/主人所希望的任何一款。最后,因为设定错误而只有17岁从而根据剧中的AI法律不能和男主进行夫妻生活的妻子,反而缓解了没有太多经验的男主在卧室里的焦虑。至此,一个白、瘦、幼,绝对服从且不会给你任何压力的完美妻子诞生。
nIeI1NZkNPJeMExI.jpg
《PIPLE:和AI的结婚生活开始了》剧照
但此时,故事也渐渐开始转变了轨迹。通过售后服务,健一认识了自己妻子的设计者深山以及背后的投资人小早川社长。后者只把虽然已经具有人形但还没有人类意识的AI看作是可以随时丢弃的商品。而她最新的项目是希望健一和妻子一起帮助她找到让旗下的男性AI获得人气的方法。于是,通过包括在未来又成为主流的面对面相亲会——而不是交友APP——等活动,健一等人开始了一场以设计为名的对于男性的“物化”。
另一方面,曾经不告而别的吉野又冷不防地出现在了健一的生活中且似乎想要再续前缘。这也让他不禁疑惑对AI妻子的不忠算不算是出轨?而由忍成修吾扮演的健一工作上的死对头夙川泰成,对健一以AI为核心的私生活不断指指点点。社会上的反AI势力还就是不是要给AI们以基本的“人权”展开了广泛的辩论。这一公领域的争议又会如何影响健一刚走上正轨的新婚生活成为故事后续发展的关键之一。
s8mq1Q3zs2iGh8W0.jpg
《PIPLE:和AI的结婚生活开始了》剧照
不管是日剧《世界奇妙无语》,英剧《黑镜》或是类似《她》之类的电影,我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想象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反乌托邦”的思维定式。诚然,相关题材中的“固定搭配”在本剧中也有出现。比如,健一发现原来妻子的眼睛始终连接着电脑屏幕从而她自己还有健一都处在不断的被监控之中。又比如,男主发现自己所参加的项目其实在暗中早已被拍成“楚门式”的真人秀并被迫受到网民的评分。但《和AI的结婚生活开始了》虽然不能说完全对未来充满了乐观,但正如本剧在两性关系上摇摆不定的立场,故事对于科技的发展也不是单方面的否定,更充满了一种模棱两可的犹豫。
Qia3N3i8Y11h8h50.jpg
《PIPLE:和AI的结婚生活开始了》剧照
对于家庭生活来说,对另一半拥有完全的掌控似乎是男主最初的梦想。可连生气时都不会回嘴的妻子却又似乎剥夺了婚姻真实的羁绊。但如果真的又开通了吵架这个功能并让妻子不断“深度学习”后,作为夫妻乐趣的拌嘴到底是自然的流露还只是程序的设定?对于整个人类来说,通过自己的双手而推进的“进化”到底还是不是“自然的”进程?在剧中角色们寻找了半天受人欢迎的秘诀,但最终讽刺地发现决定性的因素好像还是以“气味”为代表的人类所具有的原始动物性。而如果我们制作“人造人”的终极目标是让它们看上去像真人,那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对真实的人类抱有更多的兴趣呢?
《和AI的结婚生活开始了》正是在对类似问题的不断探索中展开了自己的叙事。而贯穿全剧的不置可否的态度则无疑把责任又推给了还生活在2020年的观众们。只是不知道在还剩30年的时间里,我们能否给出一个确切的回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3

    帖子

    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1
    发表于 2020-6-12 17: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社会机械化的结局就是人类机械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蜀ICP备20009884号-1|网站地图

    Powered by 星空阅读网  © 2019-2020 xkydw.com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