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刚刚上学的时候,随着《少林寺》《武当》《霍元甲》《武林志》等一大批武侠电影的火爆,练武术成了时尚,有很多青少年都开始了“习武”。不仅是青少年喜欢,有不少成年人也喜欢,因为他们喜欢,就有了各种拳谱的盛行。我们大山之中是没有武术传统的,拳谱就成了很多人自学成才的秘笈,拥有拳谱的人都会小心保存着,免得被别人偷学,威胁了自己的“武林地位”。


不知道从什么渠道,也有几本拳谱流到了我的手中,或许是因为我“骨骼清奇,年纪轻轻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是百年一遇的武学奇才”吧,于是我抱着“维护世界和平”的神圣使命,想象着有一天“打通任督二脉”,能够“飞龙上天”,于是就开始悄悄学习武术。

好巧,第一本拳谱就叫《飞龙长拳》,我照着拳谱上的动作练了十几个动作,练不下去了,因为接下来一个动作是腾空双踢,小时候的我是个小胖子,别说腾空了,跳起来都有点困难。所以这一套飞龙长拳我也只练会了前面几个动作,就相当于广播体操一样的摆造型。


既然要腾空,当然是要练轻功,记不清在哪个书上看到说有人练轻功,给自己栽了一棵小树,每天从树上跳过去,等树长成大树了,他也练成了轻功。于是我也给自己栽了一棵树,可是我发现我被那本书骗了,或者说那个人栽的是万年青类的灌木。而我栽的是棵椿树,这树一点都不给我面子,一个春天就长高了一两尺,两三年就长了一丈多高,而我,还是个小胖子。

小胖子练轻功不行,我可以练力气,将来也能“倒拔杨柳”“力拔山兮气盖世”。也是书上说的,说坚持扛重物,每天加一点分量,最后会有很大的力气。这个好办,我家的小牛犊出生了,小家伙胆子小,就经常围着我转。我放牛的时候就把它抱上山,我想如果我把它抱到大,我就是力大无穷了。结果我又低估了牛的成长速度,不到半年,不是我抱它,而是它驮着我了。


山里孩子的武侠梦伴随了我的童年,我有很多把自制的武器。因为我们不要说进城购买,就连上一趟街也要走三四十里路,而且家里穷,别说买这些武器,我们小时候花钱买下的玩具,也就是屈指可数的几个皮球和橡皮鸭子,剩下的玩具都是自己制作的。于是我就有自制的十八般武器,梦想着有一天我能够驰骋沙场,或者行侠仗义。

  终于有一天,遇到一个“高手”,他也是我们队里的人,年长我们十来岁,但也还是放牛娃,据说他已经练会了几套绝学,并愿意对我们倾囊相授,我们当然不胜感激。他要我们几个小兄弟每人准备一根齐眉棍,带上钉子每天下午在一个山梁上放牛,他教我们武功。齐眉棍当然是棍法,钉子则是在山梁上的松树上钉上高度,架上竹棍练轻功,其实就是跳高。


经过一个星期左右的苦练,我们终于被父母教训了。因为我们把山梁的松树下半截的树皮全部打掉了,被剥光的树能不能活只能听天由命了。当然更不敢说那树上有钉子,后来听说树木被伐时,这些钉子弄坏了不少斧头和锯子。

最后,我终于没有打通任督二脉,也没能飞龙上天,而小时候的武侠梦到了现在仿佛还在继续着,比如如今我还是喜欢看武侠小说、影视,而自己仿佛还有一点侠义情怀,时不时在我的作品中,也会流露出像大侠一样的侠骨柔情,只不过不是去行侠仗义了。而童年的那些习武往事,却成了如今搞笑的谈资,偶然间想起,依然会跃跃欲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蜀ICP备20009884号-1|网站地图

    Powered by 星空阅读网  © 2019-2020 xkydw.com Inc.